梁國雄回歸以來多次透過司法抗爭,挑戰政府的決定和法規,產生不下20宗重要案例。(張志華攝)

梁國雄回歸以來多次透過司法抗爭,挑戰政府的決定和法規,產生不下20宗重要案例。(張志華攝)

【回歸廿年】政府狂入稟 長毛:佢係咪都搞你

除了街頭和議會,法庭是「長毛」梁國雄另一抗爭戰場。他不斷透過上訴及司法覆核挑戰政府,回歸後確立了不下20宗經典案例,代價是坐監、瀕臨破產。「覆核王」長毛笑言,近年動輒被控,常與政府對簿公堂,已經不用他主動入稟, 「以前有事都走去搞佢,依家佢係咪都搞你」。

「判我有罪吧!無所謂,歷史將宣判我無罪!」2012年,長毛引用卡斯特羅的名句,就前一年7.1非法集會案在庭上認罪陳辭。梁罪成入獄,但不滿男囚犯被迫剪髮,再提司法覆核,終院裁定剪髮安排違憲,是多年來少有勝訴的官司。然而長毛眼中無所謂輸贏,「要當好長過程睇。佢唔一定發生喺我身上,唔一定由我開始,亦唔會喺我度終結」。無間斷抗爭源自公民不服從的信念,「都係(始於)1989年,全世界最大公民抗命發生咗喺北京」。

「閱官無數」的長毛見證法庭對抗爭的態度轉變,「回歸初期啲官好啲,離開97越遠,啲官態度越harsh。可能有啲(開明的)退咗休」。04年公安條例案,終院李國能等四名法官在判辭稱讚梁庭上發言「甚有分寸」;同年立會宣誓覆核案,長毛敗訴,但法官夏正民指案件涉公眾利益,長毛因無個人得益而毋須承擔訟費;2012年剪布覆核案又敗訴,終院以同一理由撤回對長毛的訟費命令。

長毛慨嘆,近年法官會在判辭中譴責抗爭,「叫我哋唔可以破壞秩序,用咗更重語氣」,「法官開始alert唔到,喺咁唔公平嘅制度下,好多人都係被迫違法」。他於最低工資覆核案「輸得最甘」,瀕臨破產,「嗰時我有贏其他官司,同政府對沖,贏嗰啲補得番輸嗰啲」。如今他遭政府入稟覆核議員資格,未獲豁免付訟費,「如果為公義,我一定要打,有咩理由要我畀?」

司法抗爭之路越來越窄,長毛認為關乎政治形勢,「群眾運動高潮就萬人感動,拉一個人都有一萬人上街;冇群眾運動,古往今來好多人(在法庭)講過好多說話,都得唔到反響。我亦唔認為我係一個好重要嘅人,唔會成日攞出嚟講」。

■記者白 琳


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