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任教多年的大學教職員工會主席謝永齡慨嘆,大學管理層可透過研究表現,控制教職員黜陟,令年輕學者不敢發聲。

在大學任教多年的大學教職員工會主席謝永齡慨嘆,大學管理層可透過研究表現,控制教職員黜陟,令年輕學者不敢發聲。

【回歸廿年】管理層操生殺權逼學者噤聲 學府恐淪維穩工具

回歸20年,人事幾番新。在大學任教多年的大學教職員工會主席謝永齡慨嘆,大學管理層可透過研究表現,控制教職員黜陟,令年輕學者不敢發聲。他更預言將來「唔會再有年輕學者挺身而出」,難以再守護學術自由、院校自主,最終大專學府將淪為維穩工具。■記者 葉偉東

■689做城大校董搞白色恐怖

現職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的謝永齡,1987年加入尚未升格的城市理工學院,任教至今。2004年起,他亦加入城大教職員協會,擔任主席多年。謝說,2008年起梁振英擔任城大校董會主席,是香港大專教育的分水嶺,異見教職員常遭打壓甚至解僱,「嗰3年(城大)係飽受煎熬、白色恐怖,當時你一唔接受命令,(校董會)就畀律師信……誇張到人手送嚟、高級律師送嚟,一般職員點用自己錢同佢哋鬥?佢好明顯當城大做一個試驗場……(上任特首後)放咗好多梁粉入大學,令成個大學『轉型』」。

謝續指,加上2003年教改落實,大學教職員薪酬與公務員脫鈎,學者失長俸制,跌出保護網,「教職員升降、人工,變咗靠學生評估,變咗俾人揸住命脈」,年輕學者噤若寒蟬,機制亦未能保障工會,「仲邊有年輕公會(職員)?一參加就冇職升、一做即死……唔會再有年輕學者挺身而出,因為就算你係因為言論而被打壓,(校方)仲可以話係學生投訴、教得差」。

謝預言,學者批判政府的空間將日益收窄,「預計2047年,大學會變成穩定社會嘅一員,(學者)唔再係為普世價值挺身而出,學術自由等堡壘都會被蠶食」。

在浸大任教逾30年的傳理學院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本身亦是浸大教職員工會發言人。他指教改後往往由員工直屬上司負責評核員工表現,「但唔同學校有唔同(評核)標準,但唔同要求又唔會公開」,令大學部門主管操生殺之權,對低層教職員構成壓力,職員因而不敢公開表態。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