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廿年】學術自由屢遭政治干預 鍾庭耀告誡:滅理性力量必自斃

97年主權移交以後,政權之手屢屢伸進大學,建校百年的香港大學首當其衝。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身處風眼,回歸不久即遭逢首任特首政治干預,近年又被梁振英陣營及左派夾擊。在風雨中巍然挺立的鍾庭耀告誡政權,若為一時自我感覺良好而摧毀學術界文明理性的中間力量,終令整個社會停滯自斃。

■記者 周婷

鍾庭耀1987年起在港大任教,時任校長王賡武曾表明支持他做民意調查。王於95年退休,回歸後兩年即發生震驚社會的民調風波。時任特首董建華的特別助理路祥安涉透過港大校長鄭耀宗、副校長黃紹倫向鍾庭耀施壓,要求停止特首民望調查。鍾既是受害人,也是吹哨者,公開聆訊還他一個公道,「整個社會用放大鏡審視學術自由,好好醜醜,之後順利咗一段時間,係好多人付出換來一段平靜。」

平靜非必然,2004年教院又發生干預風波,換來教統局前官員羅范淑芬下台,無形之手再次蟄伏。2011年末中聯辦前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約見電子傳媒,點名批評鍾庭耀的身份認同調查,指區分為中國人、香港人「不科學、不邏輯」,左派報章連日群起附和。鍾慨嘆,郝是借學術之名攻擊其研究,「其實係小問題被放大,最終都係講政治正唔正確。」

隨着佔中逼近,2014年恒地副主席、政協常委李家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告御狀」,斥港大民研發放不利北京及港府的民調結果。特首梁振英及其智囊也乘勢發炮。鍾庭耀形容,以上皆是「高層級」攻擊,旨在將相關學者邊緣化、甚至滅聲。

他說,梁振英「耐唔耐『語言偽術』,直接、間接批評一下我哋,梁先生更加好識得用群眾對付群眾,(製造)對立同撕裂。」。大學制度本應是阻隔政權干擾的防火牆,但在回歸後逐漸失效,「梁振英會帶頭鬧學校,下一層又唔係楊鐵樑嗰種校委會主席(楊在千禧年民調風波中決定作公開聆訊),我哋好難預期佢(現任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捍衞學術自由。」

大學籌募資源的壓力也是另一考慮,佔中過後尤甚,梁振英更於施政報告狠批港大學生報《學苑》搞港獨。鍾說:「有啲人覺得唔應該畀咁多資源(大學)獨立自主,因為佢哋(學者)係反動人士,又搞佔中、又教唔聽話嘅學生。」但他強調,不論社會、政治氣氛如何改變,科學研究的精神才是學者唯一應依循的準則,「如果政府係不受歡迎,科學就會話畀你聽政府不受歡迎,任何一個科學家做出嚟都係(顯示政府)不受歡迎。」

當沉默和自我審查成為習慣,學術自由也隨之失守。鍾庭耀以近日敏感詞「港獨」為例,「如果社會話畀你聽,呢一瓣你唔好掂,但(完成研究)之後你發覺,獨立先係人類社會趨勢,(如果發佈)你死得,你預咗後年唔使喺度做。」當學者的思想因而受牽制,已違背讀書人的本份。

他強調,學術自由並非「你畀自由佢,佢支持你」,而是貴乎自由探討,讓學者找出問題、及時預警,以便應對社會危機,否則整個社會將承受苦果,「你(政權)以為自己感覺良好,但成個社會其實係退步緊,外圍環境出現變數,你並唔知道。」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易仰民攝)

(易仰民攝)

(易仰民攝)

(易仰民攝)

(易仰民攝)

(易仰民攝)

回歸後損害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重大事件。

回歸後損害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重大事件。


相關文章

  1. 【回歸廿年】高分=愛國? 小學國教題目有幾深?
  2. 【回歸廿年】考起議員:文革期間,_______組成紅衛兵到處破壞?
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