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德國完善醫療服務的感動,Meg已入籍德國。( 陳嘉琳攝)

深受德國完善醫療服務的感動,Meg已入籍德國。( 陳嘉琳攝)

【回歸廿年】入籍德國婦:不放心港醫療制度

「就叫我Meg喇,我冇中文名」。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後,Meg嫁到德國,跟隨夫姓,改了個洋名,現在她的香港身份證已沒有中文名。她跟上一代因97問題移民的港人不同,決心他鄉生根,是因為不放心香港的醫療制度。已經入籍德國的她曾經內心掙扎良久,然而朋友都很羡慕她能遠走:「Meg,你離開到香港好幸福!」

Meg在港時一直從事航空服務業,在臨近97回歸的時候,她都跟大多數港人一樣,對香港前途充滿恐懼,怕治安經濟環境變差。1999年,因工作關係,她曾在埃及工作及居住兩年,後來為了女兒的教育回港。2003年,沙士爆發,德籍男友認為香港不再安全,Meg接受建議,跟他結婚,移民到德國,從此定居至今。

縱使10多年來Meg在德國已經生活安穩,但她本來從未想過要放棄香港人的身份,直至兩年前一場大病,她開始認真思考。當時分娩小女兒的Meg出現羊水栓塞,母女情況危殆,她的心跳曾經一度停止,德國醫院的醫護人員鍥而不捨搶救,輸過廿包血,終把她從死亡率高達六成的病症下救活過來。

在漢堡定居的Meg說,這一次重生讓她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一個德國人。她分娩過後留院三個月的醫療費用由保險全包,而一年的病假都獲公司支薪。在德國,只要僱員生病,僱主或醫生都希望他們留家休養不要到處走動傳染別人;在香港則是相反,身體無論如何不適都要出現在辦公室。當Meg想到如果當初在香港分娩遇上同樣情況,即使能救回來,也會因嚴重的病患而變得生活拮据,無法安心養病。

不過現已入籍成為一個真正的德國人的她,曾經有所猶豫,要入籍德國,Meg就要放棄特區護照、三粒星的身份證及回鄉證就連她的大女也說,在德國手持特區護照夠特別,不想放棄。也許促成她最終決定的,是一些想移民但沒法子的香港人,Meg稱香港的朋友得知她的生活近況,都會說:「Meg,你離開到香港好幸福!」

特約記者陳嘉琳


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