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廿年】97女生對升國旗之迷思 李波事件後感絕望

九七後,香港人陷入身份認同的迷思。特區護照註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字樣,電視機的國歌短片老是常出現,金紫荊、五星旗日日高升。然而,主權移交以來,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身份認同問卷調查,一直都顯示,主流香港人始終以「香港人」自居,而非「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人」。生於1997年的周可愛,有話要說。

記者:周 婷

周可愛生於1997年1月,在香港土生土長。2010年,教育局向全港學校發出通函,「鼓勵」學校定期舉行升旗禮,總是酷熱的回歸紀念日,理所當然是通函中建議升掛國旗的日子,談到回歸,周可愛也是第一時間想起升國旗,「總之某個日子一定要升旗,個個(同學)望住中國國旗係咁升,就只係咁樣」。

千禧年後,不少教育政策改動跟國情扣上關係,先是在沒有研究理據支持下力推普教中,2012年政府強推國民教育科,終憑12萬人上街推翻。政權見縫插針,動作越密、越強勢,更令周可愛反覆思量,「畀我一種好不安嘅感覺,亦都好憂慮,原本好地地,點解又要加啲嘢?又話要認識中國國情多啲?係因為未認識夠?定因為升旗時無對住國旗流眼淚?」

與此同時,新高中學制下通識教育乃是必修科,周可愛以學民思潮反國教一役,作為獨立專題研習(IES)題目,意外令她從學生運動的旁觀者、搖身變成參與者,「睇到之鋒、阿庭(周庭)嘅演講,去唔同地區擺街站,好純粹嘅感覺係,大家差唔多年紀,有對比喺度,更加想知點解佢哋做到?自己係咪都應該做到?」

對她來說,這絕非一份單純的通識科功課,反而是影響一生的作業。2014年中,完成文憑試的她加入學民思潮,不足數月便參與傘運,同年12月11日金鐘佔領區清場時,她是最年輕的被捕者。建制派近年攻擊通識科,指科目教年輕人反叛抗爭,周可愛直斥建制派言論荒謬,認為通識科只是啟發學生思考。她的同輩縱受相同教育,仍不乏擁抱中國、政治冷感者。

生於九七,周可愛說,以其年紀難對回歸有感覺,小學讀常識科時第一次認識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與三權分立,她曾經覺得是理想的概念,「行政、立法、司法分立,當時覺得『嘩,如果沿用呢個概念,香港咪會越嚟越發展得好囉?』」可惜的是,書本所教跟現實太不一樣,去年初銅鑼灣書店事件,徹底摧毀她對一國兩制的認知,由疑中留情、變成完全絕望。

「(一國兩制)係幻象,係某啲人講出嚟,畀你哋發吓夢」。周可愛坦言,不敢想像2047年香港的模樣,但仍想努力尋回屬於自己、適合生存的地方,「因為呢一刻,我仍然有一個機會去改變,仲有時間,我唔想太快下定論」。

佔領運動前,周可愛本已獲台灣一間大學取錄,為了留港抗命,她放棄了赴台升學的夢想。事隔兩年半,早已成年的她跟不少港人一樣,經歷傘運後一段低潮,但她說不後悔,「嚿石頭(政權)點都會將你推向懸崖,壓迫唔會因為你好攰、因為你想唞而放過你,都洗濕咗個頭,咪繼續行落去囉」。

廿年過去,如果中、港撕裂已在年輕人心中植根,人心回歸、認同身份,是否尚有可能?

【回歸後國情相關教育政策】

母語教學:1998年要求全港未達標(取錄第一組別學生不足85%)的中學須以中文為教學語言,全港僅114間、即不足三成中學保留英中地位,多間傳統名校被迫「落車」

普教中:中文科逾半課時以普通話教授,課程發展議會2000年訂此為長遠目標,2008年起撥款2.25億元助160間小學推行。截至2015/16學年,全港有72%小學、37%中學有開設普教中班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2012年政府擲5億元在中、小學開辦獨立國教科,課程宗旨包括建立國民身份認同、對國家發展感自豪等,最終觸發12萬人參與反國教集會,政府同年10月擱置

內地交流、實習:過去10年政府逐步加碼,2016/17年度教育局資助逾5.8萬名學生及教師到內地交流,涉6,000萬公帑;同年民政事務局擲逾億元公帑,資助2.2萬名青年到內地交流及實習

升掛國旗、唱國歌:2010年向全港學校發通函鼓勵定時升掛國旗,包括在元旦、回歸紀念日、國慶、校慶等日子舉行升旗禮

初中中史科修訂:去年底就初中中史科課程修訂展開諮詢,建議增強香港史等部份,科目宗旨包括「加強學生對社會、國家的歸屬感」

《基本法》課時:教育局今年初提出更新《中學教育課程指引》,幫助學生建立國民身份認同,更新內容包括初中最少教授51小時《基本法》課程,分散在中史、生活與社會、歷史及地理科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李家皓攝


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