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廿年】防廉署淪陷 前高層:意志抵抗干預

可能因為當年成立的歷史背景,香港廉政公署、尤其是執行處有種獨特的機構文化,不同於其他執法部門。七十年代加入老廉的調查人員,經歷貪污是社會常態、警廉衝突後總督特赦,到香港人對貪污零容忍,反貪使命入骨入血,甚至帶點理想主義的況味,這些人後來都成為部門的高層。他們查案進取,但因此曾有人員踩界遭法官批評;他們自成一格,因此曾跟個別政務官空降的專員不咬弦。回歸初年的胡仙案,廉署高層就毫不掩飾對梁愛詩放生胡仙的不滿;冼錦華案引發第二次警廉衝突,面對咄咄逼人的警隊一哥曾蔭培,專員黎年企硬。不過,近年港人對廉署的信心開始動搖。

記者 陳沛敏 謝明明

外界認為廉署近年受到政治干預,但2002年至2012年出任副廉政專員兼執行處首長的李銘澤說,至少在他任內不覺。對於原為其接班人的李寶蘭離任,箇中來龍去脈他推說要問當事人。但李承認,「近年政治環境倒退咗」,「壓力係有人畀,亦有人畀自己壓力,最重要視乎個人點睇」,尤其是專員及副專員是否「有guts頂住政治壓力」。他似有所指地說:「香港廉署制度仍是全球公認最佳嘅反貪制度之一,但如果冇堅守政治中立、依法辦事同強烈反貪意識嘅人去做,只會差強人意。」他多次強調,人的「意志」很重要。

廉政專員由特首委任,直接向特首負責。回歸以來,專員先後由資深政務官及紀律部隊退休首長擔任。李銘澤認為,是時候檢討制度,建議日後專員可考慮由法官組成的獨立委員會遴選委任,甚至由大法官出任,以提高獨立性及公信力。當局並應盡快將特首納入《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規管,收受利益即屬違法,與公務員及問責官員看齊。

曾任職廉署調查主任的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也認同,專員應由具公信力者如退休法官擔任,他批評近兩任專員湯顯明及白韞六任內引發的風波嚴重損害廉署公信力,長遠應改革專員向特首負責制度,改向退休大法官組成的獨立機構負責。他又指,廉署應提高透明度,在不影響案件調查下,主動向公眾交代進展,「你應該畀公眾知情權,亦都係向公眾問責」。

負責監察廉署的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前委員單仲偕認為,李寶蘭事件難免令人覺得事涉政治干預,質疑回歸15年來廉署相安無事,梁振英任內廉署公信力卻連番受到打擊。他認為可研究仿效終審法院大法官的委任制度,由獨立委員會向特首推薦專員人選,再由特首向中央推薦,減低特首與專員的角色衝突。

一名資深廉署人員不具名受訪,強調「我哋前線查案從來唔理政治因素,只係睇證據」,並認為專員可考慮內部晉升,「點解多年來喺執法部門中,只有廉署嘅一哥並非由內部晉升?如果由廉署嘅人出任番,比空降嘅可更抗衡政治壓力」。他認為可參考美國制度,廉政專員由立法會委任並定期出席立法會聽證會,受立法會監察。

現任專員白韞六及其他高層暫無意接受訪問,廉署只書面回覆稱,法例賦予廉署廣泛調查權力及保障其獨立性,廉署一直依法執行反貪職責,不受任何人或機構干預;每宗案件調查後會由律政司決定是否檢控,廉署也定期向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滙報案件及進展。

世上像科米(美國聯邦調查局前局長)這種既得罪民主黨(希拉莉電郵門)又得罪共和黨(特朗普通俄門),最後寧被總統炒魷的執法人員畢竟是少數。科米還是FBI局長時,枱頭擺放半世紀前未經法庭審批、不限時不限地監聽馬丁路德金的手令,上面胡佛(時任FBI局長)及羅拔甘迺迪(時任司法部長)的簽名,提醒他一旦權力不受制衡的後果。他任內所有新入職的探員,還要實地到馬丁路德金的紀念像,了解當年FBI迫害今天國家偉人的一段不光彩歷史。

查案破案是面子,執法背後的價值觀才是裡子。


(張志華攝)

(張志華攝)

(張志華攝)

(張志華攝)


愛.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