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碧雲嘆慶回歸變「做白事」 何君堯斥說法卑鄙無恥

立法會進行第7項辯論一開始,建制派「班長」廖長江即向泛民發炮,批評議員拉布只是「自說自話」、「行禮如儀」,社會要予以適當譴責。廖長江又指,民主派提出削減政府官員和部門開支的修正案,足以令社會成為「無政府狀態」,亦不滿泛民議員指香港回歸廿年是「無咩值得慶祝」的言論,指香港已按基本法落實生活方式。廖長江又指,普選最終功敗垂成,是因為非建制派強行要求公民提名所致。

黃碧雲則指,「我聽完佢(廖長江)啲偉論,我都頂佢唔順,要講返幾句」,指本來香港回歸祖國,應該大肆慶祝,現時香港人卻是「大家都笑唔出、無哂慶祝的心情,只係想上街抗議」,形容:「我地宜家好似做喪事、白事咁,你叫我大肆慶祝,我地慶祝唔出,因為民主好似已經死咗咁濟」。黃碧雲指,當年香港民主派支持回歸,但現時沒有心情慶祝,因為香港至今未有民主。

黃碧雲又指,自己與很多推動民主多年人士一樣感到「好灰心」,不知何時才能落實普選,「廖長江話最衰民主派不支持,但其實廖長江自己都無支持,廖長江同好多建制派議員投票時都走咗出去,你有乜資格話我哋唔支持?你最支持假普選方案都無投票」,重申民主黨當年建議「三軌方案」,並無堅持一定要有公民提名,但最終政府仍堅稱無討論空間,她認為真正違憲的是人大8.31決定。

何君堯發言時,則狠批黃碧雲「點可以將香港回歸祖國形容是喪事?咁講係卑鄙無恥」,指黃碧雲以中國的成就為一種恥辱,香港回歸廿年為一個喪禮,「咁我唔知係咪佢(黃碧雲)家中有人離去時,係一種喜事?」何君堯又自稱,過去法律界22年「努力為行業發展,從不放棄,走過每個步伐都不會磨滅」。

緊接發言的社民連「長毛」梁國雄則稱,「聽咗何君堯建樹,真係大開眼界」,指何君堯自己在法律界努力廿年,「最記得佢做過的,就係法庭入面影相,然後求饒,你不如講講你有無影相?嗰日影相啱唔啱?你唔好求饒呀,如果唔係你個嘴就係食屎的嘴!全香港巿民聽住,何君堯奮鬥咗廿年,就係法庭入面影相!如果影咗想冇事,就求饒!」

何君堯聽到此時,即黑面提出反對,指「講道理唔緊要,但不能無理取鬧」,長毛則指,「佢話係定唔係(法庭入影相)?我覺得佢廿年工積非常宏偉,翻來覆去咁畀人來講」。長毛又指,過去五年的「拉布」,「我最少講吓講下,有五百億全民退保基金,講吓講下又有個扶貧委員會,講下講下又有個(養老金)三級制」。

毛孟靜則批評,廖長江是「北京擦鞋派班長,講嘢好似政府發言人,好似馮煒光上身」,質疑講稿不是由廖自己撰寫。毛孟靜又指,講政改問題,廖長江指民主派堅持公民提名是「屈人」,指兩年前民主派最重要的主張是「反篩選」,指若按當年北京方案進行普選,「咁的制度下,乜嘢薯片叔叔,入閘都入唔到」,批評廖長江的說法是「非常不誠實」。


愛.回歸